全國農村電子商務行業資訊門戶網站

一個電影放映員的夢想:用光影“點亮”留守的鄉村

來源: 時間:2019-07-08 17:31:43 閱讀次數:
  59歲的謝萍果是江西省峽江縣水邊鎮的鄉村電影放映員,他把家安在了“水邊公社電影院”,那是一棟兩層的磚木結構建築。老謝不僅在電影院播放電影,也走村入戶給當地村民放露天電影。一幹就是41年,他成了十裏八鄉最“知名”的人。

  老謝清晰地記得,當年一方銀屏,一束亮光,沉寂的鄉村就沸騰了。主婦們早早做飯,年輕人梳妝打扮,孩子們天不黑就要拿著小板凳去占位置,搖著蒲扇的老人們聊著爛熟于心的劇情。沒有位置坐的村民,就索性站在一旁,邊聊邊看。

  1978年高中畢業的謝萍果本來有更好的工作機會,但因爲喜歡電影,選擇成爲一名鄉村電影放映員。“電影放映可不是個輕松的活。”老謝告訴記者,最初電影放映使用膠片機,加上許多農村未通電,每次下鄉放電影需自帶發電機、放映機,再加其他設備,全套放映設備一百多斤,都是靠放映員肩扛手提帶下鄉。

  “雖然辛苦但是很有成就感。”謝萍果說,看一場電影能讓村民開心好幾天呢!

  到了20世紀90年代,隨著有線電視在農村的普及發展,露天電影放映行業受到巨大沖擊,觀影群衆開始減少。

  “電影隊解散了,放映員都改行了,家人也勸換個工作,可我舍不得。”謝萍果把這份工作幹到了現在。

  夏日,夕陽西下,謝萍果騎著三輪摩托車出去放電影。一路清風吹淡了夏日的酷熱,路旁早稻散發出稻香,蛙聲此起彼伏。看到謝萍果,孩子們騎著自行車奔走相告,“今晚村口放電影!”

  幕布剛剛搭起,一些村民就聚攏過來。謝萍果把音響調到最大,播放著紅色歌曲,一會兒五十多名村民便聚過來了。對于留守人群占據主體的鄉村而言,一般只有露天電影才能把大家聚攏,往日沉寂的鄉村也因此變得熱鬧起來。

  “雖然手機隨時都可以看電影,但是露天電影村民依然喜歡看,聚在一起有氛圍,我希望能夠做下去。”謝萍果說這是自己非常珍重的夢想。今年春節期間,他更是忙不過來,大年初二就被各村請去播電影,很多村民都會來看。

  “今天放啥片子啊,萍果?”“最近去哪裏放電影啦?”“下次什麽時候來啊?”“等下去我家吃飯!”村民們熱絡地過來聊天,謝萍果邊答應邊忙著手頭上的活。

  夜空下,謝萍果的“銀幕”點亮了留守的鄉村。他說自己還有一個夢想,希望在“水邊公社電影院”上建一座電影博物館,把當年的設備展覽出來,把老物件傳下去,把記憶留下來。

相關閱讀

  • 爲您推薦

安慶耄耋女兵13歲參軍 回鄉務農50余年感恩好時代

2019-06-28

  72年前,她抱著打倒土豪劣紳、讓人人都能吃飽飯的樸素願望,加入革命隊伍;50多年前,她追隨信仰,跟從丈夫,返鄉務農,無悔建設家鄉;50

51位老人爲何願意把自家鑰匙交給他?

2019-06-25

在國家博物館內,有一份特殊而有紀念意義的藏品——51把鑰匙。這些鑰匙的主人是來自上海市靜安區彭浦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家庭醫生嚴正,他...

“大夥兒有需要,我就要再堅持”

2019-06-18

六月七日,在中後河村幸福院,韓四虎在給八十二歲的馬二女量血壓。 新華社記者 劉 磊攝  廠北村78歲的周果花心髒難受、西紅山村村民路

90後姑娘從都市“小白領”到返鄉創業成“蘑菇王”

2019-06-14

  1990年出生的劉桂琳,是山東省菏澤市成武縣伯樂鎮崇福集行政村崇福集村人。2010年自濱州職業學院畢業後,她在青島找到了一份相對穩定的

一個人的警務室,28年不打烊

2019-06-12

李樹幹(左二)和群衆一起幹農活,聊家常。李樹幹在警務室處理工作。  江蘇省寶應縣氾光湖轄區方圓63平方公裏,分布7個行政村、1 4萬人口。

 

本文來源:農村電商網,未經書面授權,禁止轉載,本網轉載並注明其他來源的作品,並不代表本網認同和證實內容的真實性,如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24小時內予以刪除!